<rt id="tdfpr"></rt>

  • <rp id="tdfpr"></rp>
    1. <rp id="tdfpr"></rp>

      <ruby id="tdfpr"></ruby>
      <cite id="tdfpr"><span id="tdfpr"></span></cite>

    2.  讀書369 >> 中國名著 >> 曹文軒作品集 >> 草房子>>正文
      草房子 第五章 紅門(一)——五

        冬天,連刮了三天的西北風,漸漸停息下來,大河里立即結了冰,并且越來越厚實。鴨們沒有了水面,就到處尋找。它們在冰上走不太穩,常常滑倒,樣子很可笑。所有的船都被凍住了,仿佛永生永世,再也不能行駛。岸邊,一時還未來得及完全褪去綠色的柳枝,也被突然地凍住,象涂了蠟,綠得油汪汪的。但一根根都被凍得硬如鐵絲,仿佛互相一碰擊,就能碰碎。
        村里的孩子上學,再也不用繞道從大橋上走,都直接從冰上走過來。
        這天下午,桑桑借上課前的空隙,正獨自一人在冰上玩耍,忽然聽到村子里有吵嚷聲,就爬上了岸,循聲走去。他很快看到了杜小康家的紅門。吵嚷聲就是從紅門里發出來的。紅門外站了很多人,一邊聽里面吵架,一邊小聲地議論。
        桑桑從人群中擠過去,在靠近紅門的地方站住,悄悄向里張望著。
        是后莊的朱一世在與杜雍和吵架。
        朱一世一手舉著一只醬油瓶,一手指著杜雍和:牡雍和,你聽著!你往醬油里摻水,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了!”
        杜雍和高朱一世兩頭,不在乎朱一世:“姓朱的,你再胡說八道,我就扇你的耳光!”
        朱一世矮小瘦弱,但朱一世是這地方上的“名人”,是最難纏的一個人。朱一世誰也不怕,怕你杜雍和?他把臉貼過去,沖著杜雍和揚在空中的巴掌:“你扇!你扇!你有種就扇!”
        杜雍和當然不能扇,用手推了他一把:“好好好,我認識你朱大爺了!請你出去,總行吧?”
        “不行!”朱一世將醬油瓶往身后一放,朝杜雍和半瞇著眼睛,“讓我出去?想得倒容易!”他轉過身,朝門口走來,對門外的人說,“大家來看看這醬油,還有一點醬油色嗎?”他把瓶子舉起來,放在陽光下,“你們看看,看看!我前天感冒,撒的一泡尿,色都比這醬油色重!”
        有幾個人笑起來。
        朱一世說:“你們還笑,你們誰家沒有用過這種醬油?誰家沒用過的?舉起手來讓我看看!”
        剛才笑的人就都不笑了,覺得自己笑得沒有立場。
        朱一世一腳門里,一腳門外:“你們嘗嘗。這還算是醬油嗎?”他把醬油瓶歪斜下來,“沒關系,酷點嘗嘗,我是付了錢的。”
        就有十幾根長短不一、粗細不一、顏色不一的手指伸了出去酷了醬油,然后在嘴里嘲了一下,發出一片刷聲,接著就是一片品嘗的巴咂聲,像夏日凌晨時的魚塘里,一群魚浮到水面上來圓著嘴吸氣時發出的聲音。
        “是不是醬油,還用那么去咂巴?”朱一世對那些品嘗了那么長時間還沒品嘗出味道來的人,有點不耐煩了,提著醬油瓶,重新回到院子里,沖著杜雍和,“姓杜的,你說怎么辦吧?”
        杜雍和顯然不愿擴大事態,說:“我說了,我認識你了!我給你重裝一瓶,行了吧?”
        朱一世一笑:“杜雍和,你敢給我新裝一瓶?你真敢?”
        杜雍和:“當然敢!”
        朱一世將醬油瓶瓶口朝下,將里面的醬油咕嘟咕嘟地全倒了,然后將空瓶遞給杜雍和:“好,你去重裝一瓶!”
        杜雍和提著醬油瓶進屋去了。
        朱一世朝門外的人說:‘大伙過一會就看到了,那只不過還是一瓶摻了水的醬油,他們家的醬油缸里裝的就是摻了水的醬油!”
        杜雍和遲遲不肯出來,仿佛不是去重裝一瓶醬油,而是去從種黃豆開始,然后做出一瓶新的醬油。
        “我說杜雍和,你們家醬油缸里是不是沒有醬油了?”朱一世朝屋里大聲說。
        杜雍和只好提著新裝了醬油的瓶子走出來。
        朱一世接過醬油瓶,再次走到門口,然后把醬油瓶又舉到陽光下照著:“大伙看看,啊,看看是不是跟剛才一色?”
        有人小聲說:“一色。”
        朱一世提著醬油瓶走到杜雍和跟前,突然將瓶猛地砸在磚地上:“你在耍老子呢!”
        杜雍和也被逼得急眼了:“耍你了,怎么樣?”
        朱一世跳了起來,一把就揪住了杜雍和的衣領。
        門外的人就說:“摻了水,還不賠禮!”“何止是醬油摻了水,酒、醋都摻水!”
        杜雍和與朱一世就在院里糾纏著,沒有一個人上去勸架。
        這時,桑桑鉆出人群,急忙從冰上連滑帶跑地回到了教室,大聲說:“你們快去看呀,大紅門里打架啦!”
        聽說是打架,又想到從冰上過去也就幾步遠,一屋子人,一會工夫就都跑出了教室。
        上課的預備鈴響了,孩子們才陸陸續續跑回來。桑桑坐在那兒,就聽見耳邊說:“杜小康家的醬油摻水了!”“杜小康家的酒也摻水了!”“杜小康家的醋也摻水了!”……桑桑回頭瞟了一眼杜小康,只見杜小康趴在窗臺上,只有個屁股和后身。
        這事就發生在班上要重新選舉班干部前夕。
        正式選舉之前,有一次預選。預選前一天,有一張神秘的小紙片,在同學中間一個遞給一個地傳遞著。那上面寫了一行鬼鬼祟祟的字:我們不要杜小康當班長!
        預選的結果是:一直當班長的杜小康落選了。
        這天,桑桑心情好,給他的鴿子們撒了一遍又一遍的食,以至于鴿子們沒有一只再飛出去打野食。
        正式選舉沒有如期進行,因為蔣一輪必須集中精力去對付春節前的全校文娛比賽。這種比賽每年進行。桑喬很精明。他要通過比賽,發現好的節目和表演人才,然后抽調到學校,再經他加工,去對付全鄉的文藝匯演。弄好了,其中一些節目,還有可能代表鄉里去參加全縣的文藝匯演。因為設立了比賽的機制,各個班都面臨著一個面子的問題,不得不暗暗較勁。桑喬看到各班都互相盯著、比著,都是一副很有心計的樣子,心中暗暗高興。
        蔣一輪有個同學在縣城中學教書。一天,蔣一輪進城去購書,去看同學,恰逢那個同學正在指揮班上的女孩子排練表演唱《手拿碟兒敲起來》。同學見他來了,握握手,說:“等我排練完這個節目。”蔣一輪說:“我也看看。”就在一張椅子上坐下了。二十幾個女孩子,穿一色衣服,襯著一個穿了更鮮亮衣服的女孩子,各人左手拿了一只好看的小碟子,右手拿了一根深紅色的漆筷,有節奏地敲著,做著好看的動作,唱著“手拿碟兒敲起來……”在臺上來回走著。一片碟子聲,猶如一片清雨落進一汪碧水,好聽得很。那碟子忽上忽下,忽左忽右,忽聚攏忽散開,聲音竟變化萬端,就像那片清雨是受著風的影響似的,風大風小,風急風徐,那片清雨落進碧水中的聲音就大不一樣。同學看了一眼蔣一輪,意思是:你覺得如何?蔣一輪朝他點頭,意思是:好!好!好得很!排練完了,同學和蔣一輪往宿舍走,一路走,一路說這個節目:“我是從《洪湖赤衛隊》里化過來的,但,我這個節目比它里頭的那個場景耐看。你知道怎就耐看?”蔣一輪感覺到了,但無奈沒有語言。同學說:“我量大。我二十八個學生,加上襯著的一個,共二十九人。一片碟子聲敲起來,能把人心敲得顫起來,加上那么哀切切地一唱,能把人心敲碎。二十九個人,做一色動作,只要齊整,不好看也得好看。”蔣一輪說:“我知道了。”
        現在,蔣一輪日夜就想那個二十九個女孩一臺敲碟子的情景,覺得他的班,若也能來它這么一下,即使其它節目一個也沒有,就它一個,就足以讓人望塵莫及。他算了一下,這個班共有三十三名女生,除去一個過于胖的,一個過于瘦的,一個過于矮小的,還剩三十個,個個長得不錯。蔣一輪腦子里就有了一個舞臺,這個舞臺上站著的,就是他的三十個刮刮叫的女孩兒。蔣一輪甚至看到了臺下那些嘆服并帶了幾絲嫉妒的目光。但當蔣一輪回到現實里來時,就喪氣了。首先,他得有三十只一樣精巧好看的碟子,三十根漆得油亮亮的筷子,另外,三十個女孩還得扎一樣的紅頭繩,插一樣的白絨花。這要花一筆錢的。學校不肯拿一分錢,而班上也無一分錢。他想自己掏錢,可他又是一個窮教書的,一個月拿不了幾個錢。他去食堂看了看,食堂里碟子倒有二十幾個,但大的大,小的小,厚的厚,薄的薄,白的白,花的花,還有不少是裂縫豁口的。筷子一律是發烏的竹筷子。那樣的竹筷子,不需多,只一根上了臺面,節目全完。他發動全班的孩子帶碟子筷子,結果一大堆碟子里,一色的碟子湊起來不足十只,一色的漆筷,湊起來不足十根,油麻地是個窮地方,沒辦法滿足蔣一輪的美學欲望。至于三十個女孩的紅頭繩、白絨花,那多少得算作是天堂景色了。蔣一輪仿佛看到了一片美景,激動得出汗,但冷靜一看,只是個幻景,就在心里難受。
        蔣一輪就想起了杜小康。他把杜小康叫到辦公室,問:“你家賣碟子嗎?”
        “賣。”
        “多嗎?”
        “一筐。”
        “你家賣漆筷嗎?”
        “賣。”
        “有多少?”
        “一捆。”
        “你家賣紅頭繩嗎?”
        “賣。”
        “多嗎?”
        “快過年了,多。”
        “你家賣白絨花嗎?”
        “賣。是為明年清明準備的,掃墓時,好多婦女要戴。”
        “可借出來臨時用一下嗎?各樣東西三十份。”
        杜小康搖了搖頭:“不行。”
        “為什么不行?”
        “被人用過了的東西,你還能要嗎?”
        “以前,你不也把要賣的東西拿出來用過嗎?”
        杜小康朝蔣一輪翻了一個白眼,心里說:以前,我是班長,而現在我不是班長了。
        “你回去,跟你父親說一說。”
        “說了也沒用。”
        “幫個忙。就算是你給班上做了一件大好事。”
        杜小康說:“我憑什么給班上做好事?”
        “杜小康,你這是什么意思?”
        “我沒有意思。”
        “噢,大家不選你當班長了,你就不愿為班上做事了?”
        “不是大家不選我,是有人在下面傳紙條,讓大家不選我。”
        “誰?”
        “我不知道。”
        “這事再說。現在你給我一句話,幫不幫這個忙?”
        “我要知道,誰傳這個紙條的!”
        蔣一輪心里很生氣:這個杜小康,想跟老師做交易,太不像話!但現在壓倒一切的是上那個《手拿碟兒敲起來》的節目。他說:“杜小康,你小小年紀,就學得這樣!這事我當然要查,但與你幫忙不幫忙無關。”
        杜小康低頭不語。
        “你走吧。”
        “什么時候要那些東西?”
        “過兩天就要。”
        杜小康走了。
        過了兩天,杜小康拿來了蔣一輪想要的全部東西:三十只清一色的小碟,三十根深紅色的漆筷,三十根紅頭繩,三十朵白絨花。
        蔣一輪不聲張,將這些東西全都鎖在房間,直到正式演出時,才拿出來。那天晚上,天氣十分晴朗,風無一絲,只有一彎清秀的月牙,斜掛在冬季青藍的天上。
        雖是各班表演,但油麻地小學的土臺上一如往日學校或地方文藝宣傳演出的規格,有幕布,有燈光。當《手拿碟兒敲起來》一亮相,蔣一輪自己都想鼓掌了。先是二十九個小女孩敲著碟子,走著臺步上了臺。當眾人以為就是這二十九個女孩時,只見二十九個小女孩一律將目光極具傳神地轉到一側,隨即,一個打扮得與眾不同,但又與眾十分和諧的女孩兒,獨自敲著碟兒走上臺來。這個女孩兒是紙月。對紙月的評價,桑喬的話是:“這小姑娘其實不用演,只往那兒一站就行。”這個節目,并未照搬,蔣一輪根據自己的趣味,稍稍作了改造。蔣一輪在下邊看,只覺得這個節目由鄉下的小女孩表演,比由城里小女孩來演,更有味道。
        桑喬坐在下面看,在心里認定了:這個節目可拿到鎮上去演。他覺得,這個節目里頭最讓人心動的是三十個女孩都一律轉過身去,只將后背留給人。三十根小辮,一律扎了鮮亮的紅頭繩,一律插了白絨花。白絨花插得好,遠遠地看,覺得那黑辮上停了一只顫顫抖抖欲飛未飛的白蛾子。這一朵朵白絨花,把月色凄清、賣唱姑娘的一片清冷、哀傷、不肯屈服的情緒烘托出來了。若換了其它顏色的絨花,效果就不會這樣好。桑喬覺得蔣一輪水平不一般。其實,蔣一輪只是記住了他同學的一句話:“這節目,全在那一支白絨花上。”蔣一輪的同學,讀書時就是一個很有情調的人。
        演出結束后,當桑喬問起那些碟子、筷子、紅頭繩、白絨花從何而來,蔣一輪告訴他是杜小康暫且挪用了他父親的雜貨鋪里的東西時,桑喬說了一句:“你這個班,還真離不開杜小康。”
        蔣一輪覺得也是,于是,一邊在查那個鼓動同學放棄杜小康的紙條為誰所為,一邊就在班上大講特講杜小康對班上的貢獻。孩子們突然發現,被他們一次又一次分享了的榮譽,竟有許多是因為杜小康才得到的,不禁懊悔起來:怎能不投杜小康一票呢?就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沒有心肝的大壞蛋。
        正式選舉揭曉了:杜小康還是班長。
        就在當天,桑桑看到,一直被人稱之為是他的影子的阿恕,竟屁顛屁顛地跟在杜小康的后頭,到打麥場上去學騎自行車了。
        兩天后,桑桑被父親叫到了院子里,還未等他明白父親要對他干什么,屁股就已經被狠狠瑞了一腳。他跌趴在地上,父親又踢了他一腳:“你好有出息!小肚雞腸、胸無大志,還能搞陰謀詭計!”作為校長,桑喬覺得兒子給他丟臉了,心里異常惱火。
        桑桑趴在地上,淚眼朦朧里就出現了阿恕。他罵道:“一個可恥的叛徒!”
        母親站在門坎上也喊打得好,并“沒有立場”地幫杜小康講話:“杜小康這孩子,可知道為你爸學校出力了。”
        桑桑咧著嘴,大聲叫著:“他欺負人!欺負人!”

      返回目錄
      知识管理系统 www.cosplay-world.net:临漳县| www.crosseandco.com:崇州市| www.52gegegan.com:临猗县| www.xkfan.com:桂林市| www.zuyiku.com:泸水县| www.jdmdw.com:泰和县| www.soundandvisionmex.com:楚雄市| www.usfluence.com:乐至县| www.puzzle-tours.com:和静县| www.bling2day.com:澎湖县| www.zhugangfamen.com:五莲县| www.qdrilia.com:台东县| www.themarie.org:孟津县| www.chateaudumarteray.com:淳化县| www.9959gp.com:永新县| www.wodacorp.com:绿春县| www.923007.com:营口市| www.hoyins.com:林西县| www.ilmulangka.com:南江县| www.687090.com:武城县| www.heritage-academy.org:马龙县| www.dickalerts.com:承德市| www.hjzrw.cn:响水县| www.farukfunclub.com:南安市| www.137170.com:沁水县| www.hongkongpartybus.com:观塘区| www.whatssparkling.com:从化市| www.pobohn.com:启东市| www.ew08.com:青海省| www.limonychelo.com:沂水县| www.52nnt.com:乌苏市| www.kljlw.cn:嘉善县| www.payrollmaturity.com:门源| www.f9896.com:东光县| www.xnxqw.cn:定远县| www.obatviagraasli.com:张家口市| www.jiechangjs.com:临潭县| www.relationshipbreakp.com:灵川县| www.goldenliongames.com:赤水市| www.qyjmgg.com:桃园市| www.photo-vs.com:安平县| www.jsccdt.com:棋牌| www.fedormatsko.com:南木林县| www.zuluanimazione.com:库尔勒市| www.shoe-top.com:惠州市| www.zybrickmachine.com:贵港市| www.clutchsdelpotosi.com:清水河县| www.zhengbojx.com:泾川县| www.lyhszp.com:吉安市| www.zhongyuanpq.com:清苑县| www.xiutyj.com:水城县| www.aapkanpur.com:盖州市| www.f8r8.com:岳西县| www.tw-graphics.com:吐鲁番市| www.im-cosmetics.com:金溪县| www.kxwzqw.com:菏泽市| www.hkwpw.cn:利津县| www.cp3989.com:鹤峰县| www.guokejx.com:偃师市| www.whxblaw.com:亳州市| www.cambiemosgalapagar.net:沈丘县| www.altinfircareklam.com:南川市| www.tyrzdb.com:濮阳市| www.ryccc.com:阿拉善右旗| www.m2676.com:红桥区| www.cerveaures.com:中江县| www.ideabridgepromos.com:宣城市| www.rcnbw.cn:榕江县| www.f2767.com:清新县| www.iphonecheckbook.com:修文县| www.coachyn.com:吴桥县| www.mycosworld.com:龙海市| www.template-link.com:彰化县| www.anapanasatiyoga.net:虞城县| www.hautdeals.com:吴旗县| www.esb8589.com:高清| www.blondemillennial.com:丹阳市| www.livemallorcahostel.com:泾阳县| www.668246.com:黄大仙区| www.headsickpinups.com:临武县| www.jamesstephenshurling.com:宜宾市| www.jiajudianqi.com:越西县| www.atlanteventuresmezzogiorno.com:孟连| www.108aaa.com:闽清县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