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rt id="tdfpr"></rt>

  • <rp id="tdfpr"></rp>
    1. <rp id="tdfpr"></rp>

      <ruby id="tdfpr"></ruby>
      <cite id="tdfpr"><span id="tdfpr"></span></cite>

    2.  讀書369 >> 中國名著 >> 曹文軒作品集 >> 草房子>>正文
      草房子 第三章 白雀(一)——二

        晚上,桑桑在花園里循聲捉蟋蟀,就聽見荷塘邊的草地上有笛子聲,隔水看,白雀正在笛子聲里做動作。今晚的月亮不耀眼,一副迷離恍惚的神氣。桑桑看不清蔣一輪與白雀,但又分明看得清他們的影子。蔣一輪倚在柳樹上,用的是讓桑桑最著迷的姿勢:兩腿微微交叉著。白雀的動作在這樣的月光籠罩下,顯得格外的柔和。桑桑坐在塘邊,呆呆地看著,捉住的幾只蟋蟀從盒子里趁機逃跑了。
        微風翻卷著荷葉,又把清香吹得四處飄散。幾支尚未綻開的荷花立在月色下像幾支碩大的毛筆,黑黑地豎著。桑桑能夠感覺到:它們正在一點一點地開放。
        夜色下的笛子聲不太像白天的笛子聲,少了許多明亮和活躍,卻多了些憂傷與神秘。夜越深越是這樣。
        路過塘邊的人,都要站住聽一會,看一會。聽一會,看一會,又走了。但桑桑卻總在聽,總在看。桑桑在想:有什么樣的戲,只是在月光下演呢?
        不知是哪個促狹鬼,向池塘里投擲了一塊土疙瘩,發一聲“咚”的水響,把蔣一輪的笛音驚住了,把白雀的動作也驚住了。
        桑桑在心里朝那個投擲土疙瘩的人罵了一聲:“討厭!”但笛音又響起來了,動作也重新開始。如夢如幻。
        過了一個星期,彩排結束后,桑喬說:“《紅菱船》怕是今年最好的一出戲了。”
        演出是在一個晴朗無風的夜晚。演出的消息幾天前就已傳出去了,來看演出的人很多。舞臺就設在油麻地小學的操場上。在通往油麻地小學操場的各條路上,天未黑,人便一縷一縷地往這邊走了。老頭老太太,大多扛了張板凳,而孩子們心想:操場四周都是樹,到時爬樹上看吧。因此,他們大多就空了手,輕松地跑著,跳著,叫著。油麻地小學文藝宣傳隊與油麻地地方文藝隊的演出水平,是這一帶最好的,因此,來看演出的絕非僅僅只有油麻地的人,差不多,引來了方圓十里地的人。油麻地一些人家估計一些住在遠處的親戚也要過來,就多扛了一些凳子。因此,離演出還早,場地上就已放了無數張凳子了,看上去挺壯觀。
        化妝室就設在用做排練場的那幢草房子里。來得早的人,就圍在窗口門口看化妝。桑喬手掌上涂滿了各色油彩。演員們就從他手下,一個個地過著。若是個過場的或不重要的,桑喬就三下兩下地將他們打發過去。若是一個重要角色,桑喬就很認真,妝化得差不多了,就讓那個演員往后退幾步,他歪頭看看,叫演員湊上來,讓他再作仔細修改,就像一個作文章的人,仔細地修改他的文章一樣。
        樂隊在門外已開始調音、試奏。
        桑喬化妝著化妝著,心里老覺得今天好像有點什么事情,偶爾抬頭看了一眼,一下看到了心神不寧的蔣一輪,他突然明白了:白雀還沒化妝呢。他問道:“白雀呢?”
        “白雀還沒有來。”有人一旁答道。
        桑喬在嘴里嘀咕了一聲:“怎么搞的?該來了。”心想離演出還有些時間,就依然去給那些演員化妝。
        蔣一輪屋里屋外不安地轉悠已經好一會了,看看手表,離演出時間已不遠了,終于走到桑喬身邊,輕聲說道:“桑校長,她還沒有來。”
        桑喬無心再去仔細化妝手里的一個演員,說聲“行了”,就丟下那個演員,對一個叫‘泣酸子”的演員說:“二酸子,你去她家找找她。”
        二酸子上路了。
        桑喬追出來:“快點。”
        “唉!”二酸子穿過人群跑起來。
        演員、樂隊以及圍觀的人,不一會就都知道了白雀未到,就把一句話互相重復著:“白雀還沒有來呢。”又過不一會,這話就傳到了操場上,認識不認識的都在說:“白雀還沒有來呢。”覺得事情似乎挺重大,于是也就感到有點莫名其妙的興奮。
        二酸子過不一會回來了,對桑喬說:“白雀他父親不讓她來。”
        桑喬問:“為什么?”
        二酸子不知為什么看了蔣一輪一眼,轉而回答桑喬:“不知道為什么。”
        還有兩三個演員沒化妝,桑喬說:“自己化妝吧。”又對宣傳隊的具體負責人說:唯時演出,我去白雀家一趟。”說完就走,一句話一半留在門里,一半留在門外:“誰都可以不來,但白雀不能不來。”
        兩盞汽油燈打足了氣,“璞璞璞”地燃燒著,一旦高懸,立即將舞臺照得一片光明。
        演出準時進行。但臺下的人一邊看演出,一邊就在下面互相問:“白雀來了嗎?”臺后的演員也在互相問:“白雀來了嗎?”
        桑桑看到蔣一輪在吹笛子時,不時拿眼睛往通往操場的路上膘。好幾回,蔣一輪差一點把曲子吹錯了,幸虧是合奏,很用心的桑桑用胡琴將這些小漏洞一一補住了。桑桑看到,蔣一輪用感激和夸獎的目光看了他好幾回。
        幕間,人們在空隙里幾乎將詢問變成了追問:“白雀來了沒有?”
        又一個節目開始時,人們的注意力就集中不起來,場上的秩序不太好。
        演員們開始抱怨白雀:“這個白雀,搞得演出要演不下去了。”
        演了三個小節目,白雀還未到。人們從“白雀偶然疏忽了,忘了演出時間了”的一般想法上移開去,在問:“白雀為什么沒有來?”都認為是有原因的,便開始了猜測,心思就老不在臺上演出的節目上。仿佛他們今天來這里,不是來看演出的,而是來專門研究“白雀為什么沒有來”這樣一個問題的。當他們聽說白雀是被她的父親白三攔在了家中時,猜測就變得既漫無邊際,又十分具體了。臺下一片卿卿喳喳,想看節目的人也聽不太分明了,注意力反而被那些有趣的猜測吸引了。因此,這時臺上的演出,實際上已沒有太大的意義
        臺前臺后的演員都很著急:“白雀怎么還不來呢?”
        忽然有人大聲說:“白雀來了!”
        先是孩子們差不多一起喊起來:‘噢——白雀來了——”大人們看也不看,就跟著喊。
        眾人都去望路上,臺上的演員和樂隊也都停住了望路上——月光下的路,空空蕩蕩。
        “哪兒有白雀?”“沒有白雀。”“誰胡說的?”一場的人,去哪兒找那個胡說的人!眾人只當穿插進來了一個節目,這個節目讓他們覺到了一陣小小的沖動。
        臺上的演出繼續進行。臺下的人暫時先不去想白雀,勉勉強強地看著,倒有了一陣好秩序。演員們也就情緒高漲。那個男演員,亮開喉嚨大聲吼,吼得人心一陣激動。本是風吹得樹葉響,但人卻以為是那個男演員的聲音震得樹葉“沙沙”響。桑桑把胡琴拉得搖頭晃腦,揉弦揉走了音。只有蔣一輪,還是心不在焉,笛子吹得結結巴巴,大失往日的風采。人也沒有從前一吹笛子就一副得意忘形的樣子,顯得有點僵硬。
        一個女演員做著花樣,一搖一晃,風吹楊柳似地走上臺來。她一直走到了臺口,讓人覺得她馬上就要走下臺來了。下面一個動作,是她遠眺大河上有一葉白帆飄過來。她身子向前微側,突然說出一句:“那不是白雀嗎?”神情就像說的是戲里頭的一句臺詞。
        眾人起先反應不過來,還盯著她的臉看。
        她踞起腳,用手往路上一指:“白雀!”
        眾人立即站起來,扭頭往路上看,只見路上裊裊娜娜地走過來一個年輕女子。
        “是白雀!”
        “就是白雀!”
        眾人就看著白雀不慌不忙地走過來。
        白雀并不著急。人們隱隱約約地看到,她一路走,還一路不時地伸手抓一下路邊的柳枝或蹲下來采支花什么的。人們不生氣,倒覺得白雀也真是不一般。
        靠近路口,不知是誰疑惑地說了一聲:“是白雀嗎?”
        很多人跟著懷疑:“是白雀嗎?”
        話立即傳過來:“是周家的二丫!”
        于是眾人大笑。因為周家的二丫,是個腦子有毛病的姑娘,一個“二百五”。
        二丫走近了,明亮的燈光下,眾人清清楚楚地看清了是二丫。
        二丫見那么多人朝她笑,很不好意思,又裊裊娜娜地走進了黑暗的樹蔭里。
        臺上那個女演員滿臉通紅,低下頭往后臺走。再重上臺來時,就一直不大好意思,動作做沒做到家,唱也沒唱到家,勉強對付著。
        臺下有人忽然學她剛才的腔調:“那不是白雀嗎?”
        眾人大笑。
        女演員沒唱完,羞得趕緊往后臺跑,再也沒有肯上臺。
        臺下的秩序從此變得更加糟不可言。很多人不想演了。桑桑和其它孩子、大人、樂手坐在臺上很尷尬,不知道是撤下臺來還是堅持著在臺上。
        臺下的人很奇怪:非想見到白雀不可。其實,他們中間的大部分人,并不認識白雀,更談不上對白雀演戲的了解。只是無緣無故地覺得,一個叫白雀的演員沒有來,不是件尋常的事情。而互相越是說著白雀,就越覺得今天他們之所以來看戲,實際上就是來看白雀的,而看不到白雀,也就等于沒有看到戲。這種情緒慢慢地演變成了對演出單位的惱火:讓我們來看戲,而你們的白雀又沒有來,這不是謳人么?這不是讓我們白跑一趟嗎?又等了等,終于有了想鬧點事的心思。
        演員們說:“不要再演了。”
        宣傳隊的負責人說:“桑校長沒回來。演不演,要得到他的同意。”
        “桑校長怎么到現在還不回來呢?”有幾個演員走到路口去望,但沒有望見桑喬。
        臺下終于有人叫:“我們要看白雀!”
        很多人跟著喊:“我們要看白雀!”
        這時演員們即使想演,實際上也很難演下去了。
        演員與樂隊都撤到了后臺。
        臺下亂哄哄的像個集市。
        蔣一輪站在一棵梧桐樹的黑影里,一臉沮喪。
        桑喬終于回來。演員們連忙將他圍住,就聽他說了一聲:“我真想將白三這廝一腳瑞進大糞坑里!”

      返回目錄
      知识管理系统 www.div3rec-culture.com:喀喇| www.cellenergize.com:巨野县| www.mlshgs.com:平阴县| www.xinya-painting.com:平阳县| www.verkaufwinterjacken.com:巴塘县| www.yongbeikeji.cn:游戏| www.cxrzdz.com:天台县| www.new-vibrations.com:临海市| www.cjbluxury.com:饶河县| www.bluesteelgaming.com:泰兴市| www.thebasketgourmet.com:无棣县| www.healthinsurancenewyork.net:兴义市| www.competitorurl.com:安康市| www.mh1819.com:定陶县| www.hrp4.com:会东县| www.thethirtysix.net:鄂尔多斯市| www.conceptpromotions.net:馆陶县| www.pppmiami.org:泽库县| www.cbhfitness.com:铜陵市| www.bse41.com:边坝县| www.thehappyendisnear.com:潍坊市| www.niaz711.com:香港| www.971126.com:乡城县| www.tssth.org:吴旗县| www.playing-roulette.net:九龙县| www.aiellocalabro.org:探索| www.aumetrodeslilas.com:新巴尔虎左旗| www.milwaukeemillennial.com:邓州市| www.miguelduhamel.com:石棉县| www.999yingcheng.com:隆回县| www.ys2003.com:伊春市| www.ligu-coating.com:琼中| www.zgqtq.com:武宣县| www.zshuamao.com:延寿县| www.trackallpackages.net:五寨县| www.krior.com:东方市| www.kitchentechnique.net:凤阳县| www.maritimelawyer-china.com:泰州市| www.cigdemyartasi.com:手游| www.yxnxs.com:柏乡县| www.ahmaj.com:娄烦县| www.votextile.com:吉安县| www.hg79456.com:綦江县| www.szmm120.com:报价| www.aaotimepasskarain.com:乾安县| www.hroqbp.com:龙泉市| www.cp9220.com:扶余县| www.chunhobojogi.com:上林县| www.559367.com:新乡县| www.avancemosconosur.org:富裕县| www.shmmlaw.com:福建省| www.chenabtimes.net:潍坊市| www.abzmli.com:江北区| www.nation-wide-building.com:高雄县| www.tranoweb.com:蓬溪县| www.szjiaoyuzhan.com:新化县| www.dawidswierczek.com:崇义县| www.la-grange-fleurie.net:隆林| www.cm766.com:兴城市| www.crecerjuntosmex.com:通渭县| www.web24studios.com:鹤峰县| www.supernac.com:房产| www.testsite03.com:满洲里市| www.affiliatemarketingbest.com:武功县| www.barcelona-taxis.com:探索| www.626037.com:洛南县| www.hhlbw.cn:嵩明县| www.laorenke.com:峨眉山市| www.streetpass.org:威远县| www.nt755.com:长泰县| www.lllkz.cn:清流县| www.shareuams.com:厦门市| www.sparroboter.com:大兴区| www.stranded-deep.net:顺义区| www.hg345999.com:西充县| www.wangshangyouxi.com:仪陇县| www.themusicherald.com:永川市| www.kma209.com:绥滨县| www.cccmlogistics.com:土默特右旗| www.svoidom.org:大冶市| www.iot-online.net:莫力| www.spiritspace.net:抚宁县| www.ddlfantasy.org:潜江市| www.fjfl.org:莲花县|